今世牵繫的羁绊

雜食動物/懶癌重度患者
鑽a/御澤/倉亮/雙投/惡友
愛娜娜/17/45
防弹/酒舞/糖旻/国旻
越界/文武/夏邱

【降泽】食物

吸血鬼x人类

OOC预警

多久......了?

他瞇了瞇眼,伸了个懒腰

拍拍掉落在身上的灰尘,从偌大的棺材里起了身

“少爷。”一旁的管家连忙上前

“好饿。”他打了个哈欠

“我这就去给少爷煮...”

“不。我是说我「饿了。」”

“少爷不是不喝血的吗?”

“突然想了。”

“但要去哪里找啊...少爷!!您要去哪!!”

“洗澡。”降谷一脸疑问,“你要跟过来?”

“......”他还以为少爷想去哪里

“洗完再出去。”

结果您还是要出去啊啊啊啊啊

管家在心里咆哮

“放心,我不会走丢。”降谷认真地说

这不是重点啊!重点是怕您乱杀人呐......

管家硬是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繁华的街道上,行人来来去去

“好无聊。”降谷皱了皱眉,他以为城镇比森林里好玩。

叹了口气,正当转身之际,有身影撞上了他

“...”他低头看向那道比他还矮的身影

“对对对...对不起!”那人慌慌张张地抬起头

降谷没有说话,蹲下身捡起了从袋子滚出的南瓜

“啊!谢谢你!!我自己来就行!”

男孩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饿了。”降谷对男孩眨了眨眼

“啊?你饿了吗?”

降谷点了点头,

“那你来我家吧。我正好要回家煮饭!”

男孩咧开了嘴,对着降谷露齿一笑

不知怎的,心跳像是漏了一拍

“泽村特制南瓜浓汤!!喝喝看!!”

男孩把碗推到了降谷面前,捧着脸,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好喝。”降谷一口气喝完了颜色鲜艳的南瓜浓汤

“嘻嘻嘻嘻我就知道~这是我的拿手菜~厉害吧~”男孩也低头喝起浓汤

“嗯,厉害。”

好像,要陷进去什么一样......

似乎是察觉到降谷直勾勾的视线,泽村抬起了头,“我脸上有什么吗?”

降谷指了指嘴角,“这里。”

“这里?嗯?没有啊?”

泽村一脸疑惑的看着降谷,“还是你帮我弄?”

看着那琥珀色的瞳孔,湿润的双唇,像是什么诱惑一般,降谷情不自禁的侧头吻了上去

“唔...”泽村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饿了。”“你不是才刚喝汤...嗯!”

一口咬在那人的锁骨上

“放开我!你怎么还咬人啦!”

泽村奋力想推开降谷,却徒劳无功

降谷环在他上的手愈发收紧

“我饿了。”他认真的对泽村解释道

“我又不是食物!”

“你是。”

“我不是!你是不是有病!”

“我是吸血鬼。”

“......所以你才咬我?”

“嗯。”

“哦。诶!!!!不对吧!!!!啊啊啊啊不要吃我!!!我的血不好喝啊啊啊!”

胡乱的挣扎着,泽村一脸恐惧的看着降谷

“我没有要喝你的血。”

“那你干嘛咬我!”

“因为看起来很好吃。”

“谁会形容人看起来好不好吃啊啊啊啊!”

“我。”

看着压在他身上的降谷,泽村彻底无语了

“那你到底想干嘛...唔…”

又是一个深吻,他毫不留情的攻城掠地

“...”泽村微微喘着气,白皙的脸庞染上了些许的粉,异常艳丽。

降谷的眼神暗了暗,一把抱起那人

“诶诶诶诶放我下来!”

径直走去一旁的卧室,把人压在了床上

“你你你你你要做什么?”

“吃饭。”

“不...疼!”

这次咬在了圆润的肩头

好想要...好想要...

好想要拥抱他,好想要把他吃掉

好想要他。

“泽村。”他唤了男孩的名字

“我叫降谷,要记得哦。”

“啊?”泽村不明所以的歪着头

降谷勾起了嘴角,啊,他好可爱,他的男孩真的好可爱。

“你会是我的。”

“什么?!”

“我最可口的食物。”

他微微一笑,看着身下的泽村

泽村不得不承认,对方的确很帅

但...为什么就被他扑倒在床上了啊!!!

“啊...”泽村仰起了头,大口大口的喘气

汗水流过那优美的下颚线

“别...”

直接忽略了那求饶声,降谷轻声一笑,又压了上去

“还没结束呢。”

「将你的獠牙深深嵌入我的肉体

褪去所有衣物

 来品尝我的身体吧

用力地咬我吧」

建议搭配BGM:Simon Curtis - Flesh

就是听完这首小黄歌有的产物...

希望大家喜欢!

这首歌真的很好听...

但是歌词真的...好污2333

希望没把这两个小可爱双投写崩啊555


【御泽】关于赌约

亲爱的宝路老师 @宝路 生日大快乐~~~~~~~~
一篇质量很水的超级短小御泽文送给宝路老师啦~
宝路老师要天天开心~
合志的事情真的很辛苦!

炙热的夏天,挥洒的汗水。
球场上洋溢的是此起彼落的笑闹声
「泽!村!」仓持略带杀气的声音在背后響起
「仓持前辈!」泽村连忙从椅子上蹦起来
「怎么没有我的?」仓持挑眉看向泽村手上的另一支冰棒
「不不不...那份不能给你!哇!」
仓持一把抽走了那支苏打冰棒
「怎么就不能给我了,嗯?」俐落的拆起包装,一口吃了下去。
无视泽村炸毛的表情,「赶快吃完你的份赶快来练习啊。」
只留给了泽村一个潇洒的背影。

「你这是什么表情?」
来人勾住了他的肩膀笑道
「你的冰棒被仓持前辈吃掉了...」哭丧的对着那人说着
「这样啊...没关系。」
「可是昨天的赌约...哎呀都是仓持前辈害得啦好烦!」
「你不是还有吗?」
「啊?最后一口被我咬在嘴里了啊?」
「对呀,所以还有。」
「啊?唔...」
御幸不由分说的吻上了他的唇
「好吃。」御幸一也露齿笑道,「很甜呢,泽村。」
「你你你你你...你干嘛!」慢了一拍的泽村这才反应过来
「吃冰啊。」御幸一也一脸理所当然
「不是你叫我吃的吗?」
「你明明就...!」「就?」
「你明明就亲我!」泽村气鼓鼓地说
「噗。」
「笑什么!?」
「笨蛋还真可爱...」
「混蛋四眼你说什么?」
「没听到就算了。」

回到昨天...
「我们来打个赌好不好?」泽村推了推队长大人
「你又打什么歪主意了?」御幸一也略显无奈的看向一旁的泽村
「打赌赢的话...你一定都要先接我的球!不准赖皮!每一天都是!」
「我不是原本就这样了吗...」
「不管!」
「...那你说,赌什么?」
「赌...」泽村滴溜溜的转着那双大眼,若有所思的想着
「赌仓持前辈有没有女朋友!」
「...」御幸一也嘴角抽筋
「我这就去问!昨天我还看到他跟女同学聊得火热!」
「去啊,人就在前面。」
御幸一也忍着笑意,看来这场赌约,自己一定赢了。
「我打赌他没有女朋友。」
「然后泽村啊...我赢的话...请我吃冰。」
「想不到你这么贪吃啊!」
「嘿嘿嘿你就等着吧!我一定会赢的!」
看着他的背影,御幸扬起嘴角
「笨蛋,他不是有女朋友。」
「怎样?是不是没有?」
「你怎么知道!?」
「我还知道一件事。」
「人家不是有女朋友,是男朋友。」

「所以你那时候就知道哥哥大人跟仓持前辈在一起吗?」
「是啊。」
「那你还跟我赌?分明就是想吃冰嘛!结果还不是没吃到。」
「我不是想吃冰。」
「什么?」
「算了,笨蛋不会懂的。」
「混蛋四眼不要偷说我坏话!」

我当然不会说
我不是想吃冰,是想吃你。

終於考完模考啦>
(絕對不說上禮拜有時間只是懶癌發作

【御澤】麒麟與王-2

*微ooc
*古風
可接受者再放心食用~~~
麒麟御幸x王爺澤村

「你你你你你...你流氓!」
「小王爺又不虧,對吧?」
御幸微微一笑,坐在太師椅上
撇過頭不去看那雙魅惑的美目,賭氣般的手抱胸口
「小王爺不談正事嗎?那我去找青龍囉。」
起身拍拍衣袖,抬腳之際衣角卻被拉住
「談。」張著圓滾滾的雙眼看著他
「還生氣嗎?」御幸無奈一笑
「都是你那雙眼睛...」澤村小聲嘟囔
「我的眼睛怎麼了?」御幸不禁好笑道
「太好看了...害我被你欺負的時候恍神...」
「要不我挖下來送你?」
「不不不不別...額麒..御幸,你了解宮中的勢力嗎...?」
「當然。不然怎麼幫你?首先,你身邊的手下,一個都不能信。哦對,除了我。」
「啊?」
「在這幾個月裡,你親愛的屬下不是倒戈到大皇子那就是四皇子那,你難道不知道?」
「之前有懷疑過,但是...」
澤村低下頭,掰了掰手指
「你下不了手,對吧?」
「我...我可以的!」澤村握緊了拳頭
他想親手查出娘親的死因,他想...
「做不到就別做吧,這些權謀,玩弄人心的骯髒事,交給我做就好,你只要,堂堂正正做人,開開心心的過日子就好,好嗎?」
御幸握緊了他的雙手,鄭重說道
「可是,你是神獸...會不會,觸怒天罰什麼的?」
御幸菀爾,這傢伙,擔心的是他啊。
「天罰?我又沒顛倒是非,幹嘛受罰?」
「那,至少,我要跟你討論,我不想,娘親的事情,自己不能親手報復那些人。」
「傻啊。」御幸摸了摸他的頭
「我定會,保你一世平安。」
「御幸!」澤村像是想起什麼般說道
「嗯?」「如果我說,我要那個位置呢?」
「你,不適合。」
「我太沒用嗎...?」「不是,你太善良了。歷代君王爬到那位置上,哪個沒有野心?」
澤村嘆了口氣,「那你說,這天下,該誰來擔?我不拿下,受苦的,還是百姓,不是嗎?」
麒麟有些訝異,「你這孩子...可你...」
「有你在,不是嗎?」澤村笑開了眼
「就萬事拜託啦,御~幸~」
他那不諳世事、天真的個性,不經意的,撩動了他的心弦
「叫我...」御幸狡黠的眨眼,「叫我一也。」
「一也...?唔…」「記住了,我叫御幸一也。」
捧起了他的臉就是一吻。
「偷襲!你又偷襲!」澤村又紅了臉
「嗯?我堂堂正正的,沒偷來啊?」
御幸挑眉道,心情格外愉悅
「恰哈哈哈哈,麒麟大人還真厚臉皮。」
「你,走,開。」御幸抽了抽嘴角
「他他他他是誰?」澤村嚇了一跳
「我是誰,你猜猜。」來人咧嘴一笑
「別猜了,浪費時間。他是青龍。」
「四大神獸的青龍啊...」澤村好奇的打量著
「如假包換。」青龍露齒笑道
「白虎讓你出來?」御幸抿了口茶,懶懶地問著
「還是說...被趕出來?」
「囉唆!」青龍微不可察的紅了臉
「青龍跟白虎是一對嗎?他們吵架了?」
澤村疑惑的歪著頭
「是啊哈哈哈哈,是一對啊哈哈哈哈」御幸笑到眼睛飆淚,抹了抹眼眶
「洋一...」忽然一個極其溫柔的聲音響起
「瞧,追來了。」麒麟笑眯眯的說道
「哦,讓御幸揹鍋然後逍遙自在。不錯嘛...」
那人笑意盈盈,「噢不對,我也替你受罰呢,你說是不是呢,洋一?」
青龍對麒麟投以求助的眼神
「愛莫能助。」麒麟聳了聳肩
「那個...你們在講什麼...」
「哦,這個簡單,就是...」
「別給我爆料啊混蛋,小心我揍你啊御幸!」
「讓小王爺見笑了,我是白虎。」溫婉的男子柔聲說著
「不敢不敢...」你們都是神獸啊!神獸!怎麼畫風好像不太對?
看出了澤村的窘迫,御幸開口說道
「我說你們,有點形象好不?特別是你,青龍。」
「既然有空吵架,那不如跟我做事?」笑眯眯的看著對峙的兩個人
「想得美!」兩人異口同聲回答道

「到頭來你還不是要幫他奪嫡?」青龍撥了一辦橘子塞入口中
「他想要的,我就幫。」
「你什麼時候這麼好心了?」白虎依舊毒舌
「不能嗎?反正又不是壞事。」
「御幸,他給你帶了一句話。」
「什麼?」
「回歸本心。」
麒麟聽聞,只笑而不語

「御幸御幸!」
「怎麼了,別跑別跑,有話好好說。」
「大哥他,他要來偏殿。」
「哦,就來啊。」
「可是你...」
「可是什麼,我就你的謀臣啊。」
「不是,我怕大哥他...」
「別想太多了,跟平時一樣就好。」

「五弟最近可好?」大皇子溫和笑道
「老樣子。兄長請坐。」
大皇子轉了轉眼珠,「這位是...」審視的目光打量著一旁的御幸
「草民是一落魄書生,不配在大皇子面前提起名諱。」
「本皇子看先生相貌堂堂啊,有句話怎麼說來著,皎如玉樹臨風前?」
麒麟輕笑一聲,「大皇子謬讚。」隨即低眸,不知在想些什麼
「本皇子聽聞皇弟撿了麒麟神獸,真有此事?」
「的確有此事,不過麒麟傷好了,已自行離去。」
「這樣啊...真可惜,那皇弟如何認識這位俊美的先生的?」
「草民與王爺意外在江湖結識。」
「我可不曾聽說皇弟會認識江湖中人呢...」
大皇子戲謔的勾起嘴角
「還是說,先生就是那麒麟?」

Tbc

*神獸的關係可能有些混亂
*麒麟非四大神獸,與他比較有交集的是青龍(白虎是自己私設)
*看得出來白虎是誰嗎~~~
如有問題,可以跟我討論
以上,我是絆絆~

Lofter是不是該進場維修了(

【降澤】夏天

哦哦哦哦哦哦第一篇雙投
就獻給猛哥啦~ @萌萌哒的小奇犽
生日大快樂≧∇≦
題目跟內容只有一點點關係(笑
希望猛哥喜歡!
以下內容👇

就快到了呢,夏甲。
降谷曉微微瞇了瞇眼,嗯,太陽好大。
看了看四周,悄悄地坐在一旁的樹蔭下
「好熱...」不知何時閉起了雙眼

然而另一個身影仍拖著輪胎在艷陽底下跑著
「降谷你在那裡幹嘛......你在睡覺!!!!」
澤村榮純丟下他的輪胎好夥伴,往那道身影那裡就衝了過去。
「快點起來不行偷懶!怎麼能在競爭對手前偷懶呢!偷懶是打敗不了我的喔!」
澤村晃著降谷的肩大聲說著
「好吵......」
「蛤!?你說什麼?」
「你好吵。」降谷微微睜開了雙眼
「我是充滿活力!」澤村反駁道
「你你你你...你幹嘛!」澤村忽的大吼
降谷沒有回答,「好軟......」
「你不要亂捏偶的臉...唔你放開啦!」
澤村胡亂拍打著那雙作怪的雙手
「喂你有沒有聽到啦降谷!」
見降谷還是那一成不變的面癱臉,澤村又重複了一次
「不要。」降谷微不可察的勾起了嘴角
「你放開啦唔…」澤村瞪大了雙眼
因為他現在...
他現在...
他現在被前面這個天然呆給親了!!!!
良久,降谷才放開了懵圈的澤村
「好甜。」
「你你你你你幹嘛!」澤村不禁紅了臉
他才不會說他剛剛還有點享受那個吻!
罪魁禍首還是那一號臉,「因為你太吵了。」
「你不去跑步嗎?」
降谷對著他搖了搖頭
「那我去找...你又幹嘛!」澤村正起身,降谷卻拉住了他的衣角
「不要去。」降谷直視著那雙金黃色的大眼
澤村撓了撓頭,「可是前輩...」
見降谷仍倔強的看著他,澤村選擇投降
「算了,我就在這吧。」

啊,真好。
看著睡倒在他肩頭的澤村,降谷默默的想
好像...沒那麼熱了呢,今天。
對著那睡顏又彎起了嘴角。

啊啊啊啊我怕寫得不好!!
先說聲抱歉!
希望大家喜歡
以上,我是絆絆

期初考...成績完全放飛(´ε`)

【御澤】麒麟與王-1

久違的發文!
可能有點ooc 雷者慎入
靈感來自鵝哥在群裡發的一張古裝御澤!
麒麟御幸X王爺澤村

「王爺這萬萬不可啊...」
「有什麼不可?又沒燒殺擄掠、危天害民。」一個老者追在少年模樣的人後面勸說著
少年停住了腳步,「行了,師父,徒兒心意已決,您也說過遇到祂是徒兒的緣分,而且剛好能
將師父傳授的醫術幫祂治療傷勢,不是一樁好事嗎?」
回頭正色對著老者說道「徒兒不會對祂不敬的。」
「這神獸真養不得啊...罷了罷了,隨王爺去吧。」「謝謝師父!」少年王爺蹦蹦跳跳地抱著神獸麒麟回宮去了
「也不知是福是禍...」老者嘆了口氣

「可聽懂我說的話?」少年王爺蹲下身子,歪著頭輕聲問道
麒麟沒有回應,仍舊閉著雙眼,心裡卻默默腹誹,「何止聽得懂,會的可多著呢。」
「哎呀那當您默認好了!該叫您什麼名字好呢...?」少年王爺微皺著眉,苦惱的托著下巴。
「我有名字。」麒麟半睜著眼,懶洋洋地說
「御守的御,幸福的幸」麒麟頓了頓「暫且叫我這樣就好。」
「名字可真好聽。」少年王爺咧嘴一笑,純真明亮的笑容讓麒麟愣了一會
「王爺可是要求子還是求福報,不然怎麼要幫我療傷?」麒麟淡淡說道
「本王還年少,還沒論及婚嫁。療傷一事,出自善意,僅此而已,並無所求。」少年王爺站直了身子,「若是有所求,早就把您獻給父皇了。求他...不殺兒臣。」嘴角勾起一絲苦笑
「放心,皇上殺不了王爺的。」
「您是何意?本王娘親早早被人設計害死,我這個禍害,阻擋了那些哥哥們的奪嫡之路
,父皇又屬意大哥,怎麼可能不殺本王?」
明明是個稚氣未脫的少年,卻被現實逼著要面對這勾心鬥角的事情
「所以說王爺真是個笨蛋...聽不懂我說的話。」麒麟舒展爪子,搖了搖頭,
看著仍一臉疑惑的少年王爺,麒麟嘆了口氣「既然王爺幫我療傷,我就有那個本事讓王爺免於危難。」
「師父說過,不能多求...求,會成了貪。」少年王爺眨了眨眼。
麒麟扶額,這是他看過最傻最單純的人類了。
「你有善心,我便回報,並非求。」麒麟緩緩說道
「只是須得我傷勢痊癒,化為人形,才能與王爺參事。」
「謝謝..謝謝您!」少年王爺張大了嘴,拂袖便要跪下
「誒別跪,男兒膝下有黃金,王爺先別急著謝我,事都還沒成呢。」
「太激動了嘛嘿嘿...」少年王爺搔了搔頭,「對了,您喚我澤村便可!」
澤村...嗎?麒麟默默在心中唸了許多次
「您好生休息,本王還有事情要處理,先告辭了。」少年王爺笑著與麒麟道別

「難怪你總說我與人間有緣,看來就是那孩子了啊,青龍。」麒麟笑道
「可不是嘛哈哈哈~」一襲青衣,帶著爽朗笑聲的男子走了進來
「你可別笑了,耳朵疼。」麒麟略微嫌棄的看著那男子
「是是是。」那人敷衍的回應著,「你是傷多深,嚴重到沒辦法變回人形?」
「我這傷為誰害的?」麒麟翻了翻白眼,「替你揹鍋還真不值得。」
「別氣別氣,這不是給你送來一個可人兒了嗎~」青龍壞心眼的笑著

「你可以滾了。」
「唷,御幸生氣啦,不是號稱脾氣好嗎~」
麒麟真覺得這傢伙是在報復,報復以前自己對他的態度
「慰問完就快走,不送。」
「喂,御幸,我認真的問,你要幫那孩子奪嫡?」青龍收起笑鬧
「我不,我只護他周全,畢竟,他不適合那位置。」麒麟笑了笑
「為何?」「他太單純,毫無防備。即便自己深陷泥沼,也絕不害人。」
單純的,像極了一張白紙。

約莫一個月後,小王爺上完早朝......
「麒麟大人~~咦?!!!!」澤村驚訝的站在原地,瞪大了雙眼。
「怎麼?還有,別叫我大人,也別用敬語,叫我御幸就行。」
麒麟雙眼帶著笑意,環抱著手,倚在門邊笑道
我們的小王爺萬萬沒有想到,這神獸麒麟,竟長得如此俊美
「傻了?」上前揉了揉澤村的頭,嘴角掛著似有若無的笑
「別摸我頭!我要弱冠啦!不是小孩!」澤村揮開他的手,炸毛說道
「噗。」怎麼碰到這小王爺笑點就特別低,
「就說別笑了啊啊啊啊啊啊!」急著摀住了麒麟抽動的嘴角
「別靠我那麼近哦小王爺...」「為什麼?」「再靠近...後果自負。」
歪嘴一笑,扣住了他的手,附在耳邊說道,「王爺可知我是...多情之人?」
吐出的熱情不禁讓澤村紅了臉,「神獸...都這麼無聊的嗎!」還有空調戲自己!
「嗯~搞不好是的呢~」愉悅的瞇起那雙桃花眼
「無聊到...要插手紅塵的這些事情...是不是呢,我的,小、王、爺?」
趁著那人恍神之際,輕輕的往那唇上一吻,「請小王爺務必記得一件事。」
「我可不是,隨便一個人的事情都管的,你,是我第一個出手相助的凡人。」
不待仍懵圈的澤村回答,御幸勾起嘴角,「當然,也會是最後一個。」

Tbc

還有謝謝 @涓滴 滴滴答答滴滴滴答答答滴滴答答滴滴滴答答滴滴答滴滴滴滴滴 滴滴小可愛幫我審核!!
希望大家看得開心
內容措辭有什麼不妥處歡迎太太們給意見
以上,我是絆絆

【御澤】【景色】

@涓滴 滴滴答答滴滴滴答答答滴滴答答滴滴滴答答滴滴答滴滴滴滴滴
的十七歲生日禮物!
我們滴滴要天天開心
永遠是小可愛(。’▽’。)♡
沒有圖配文字
只能以手寫字混過去(不是)
超級短小的文啦喜歡滴滴會喜歡!

十二月的東京街頭
寒風刺骨,雪花紛飛
凍得人牙齒發顫
男孩拉緊了身上厚重的大衣
「好...冷...」
「笨蛋就是笨蛋...」身旁的另一人嘴上嫌棄著,嘴角揚起無奈的笑,解開圍巾,繫在男孩身上
「你...不冷嗎?」
「當然會。」
「那你幹嘛給我繫!」男孩急著要把圍巾解開
「別拆,你冷的話我更難受。」
牽起男孩的手,十指相扣。
「都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這些話...」澤村雖這樣說著,心裡卻暖洋洋的
「澤村,你想不想去其他地方走走,一直待在東京,景色都看膩了。」
御幸一也偏過頭,柔聲問道
「去哪裡嘛...哪裡都想去!但是...」
澤村揚起的嘴角和閃閃發亮的眼神瞬間卻又暗了下來
「怎麼了?」御幸明顯察覺到他的失落
「哪都想去可是不知道去哪一個...」澤村皺著眉頭,嘴裡小聲嘟囔
「噗。」
「笑什麼?」
「我還以為你擔心的是什麼嚴重的事,原來是這個啊。」御幸有些好笑的摸了摸澤村的頭
「混蛋四眼不准笑!」
澤村氣鼓鼓的瞪著身旁大笑的戀人
「我現在帶隱眼哪來的四眼,澤村。」
「你不要轉移話題!」
「哈哈好嘛...你別打我啊你是屬狗的嘛還咬人」
御幸簡直欲哭無淚
他到底養了個什麼戀人
噗。
不過這樣挺好的
至少,我們都還在,你仍保有那份純真。
嘴角又偷偷往上了一個弧度
其實
他想說的是
天涯海角,他都帶著他
在彼此的眼中一起蒼老
他想,慶幸遇見了他。

嗚嗚嗚雖然現在不是冬天但是就是想打
還是再說幾遍
滴滴生日快樂!!!!
滴滴生日快樂!!!!
永遠愛你(づ ̄ ³ ̄)づ

【御澤】無腦小短文-我要當他們的cp粉!

第一次寫文所以有些不妥之處請見諒!!
喜歡御澤以來第一次動手寫怕毀了這兩個寶😂
提醒OOC可能有一些
以女配開頭但絕對不是BG
絕對不是!!!!!
兩人交往中為設定
以下放心食用本篇短文(´∀`)♡

「我說愛醬,打算去遞情書嗎?」身旁友人揶揄的的推了推女孩,「不知道啦...」女孩害羞的別過頭「哎呀說真的,你喜歡的太多人搶著要了,不主動一些,恐怕就讓別人捷足先登了!」
可不是嗎?
青道棒球隊的天才捕手,隊長兼第四棒,又有一副人人稱羨的帥氣臉龐,誰不仰慕?
「哎呀正主走回來了!」
女孩朝門口看了一眼,便難以收回目光
只見那人嘴角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與身旁的人聊著天並肩走了進來
「我說你啊,非得這麼招搖,弄得棒球部都知道了,只剩那傢伙以為沒人知道你倆的事。」
倉持洋一扶了扶額
「屬於我的東西就是要標明清楚不是嗎?再說,他不知道最好。」御幸一也惡趣味地勾了勾嘴角
「腹黑!黑到骨子裡面去了!」

「御幸君......」突然多了一個細細柔柔的嗓音
「桃花可真多啊隊~長~」倉持洋一挑了挑眉
御幸一也不理會他的嘲諷,淡淡地對著身前女孩笑道,「有什麼事嗎?」
「我...我喜歡你!」女孩勇敢的遞了情書給他
「喜歡我啊...我可是個惡劣的人呢,這樣你還要喜歡我嗎?」御幸一也露齒一笑
「御幸君怎樣我都喜歡!」女孩紅著臉回答道
「這樣啊......」
「御!幸!一!也!」一個大嗓門打亂了這曖昧(?)的氣氛
「瞧,正主來了。」倉持瞥了御幸一眼
「他來得正好。」看著門外那人,御幸一也的眼神變得溫柔寵溺
「對於我的回答...」御幸起身,低頭在女孩的耳邊說道,「我已經有一個笨蛋要照顧啦,況且,大概只有他能讓我這樣欺負吧。」
不管女孩眼神中的錯愕,邁開腳步朝那人走去
「唷,這不是自稱王牌的笨蛋左投嗎?有什麼事情找我?」御幸一也扶了扶眼鏡,露出揶揄的笑
,順手勾住了他的肩
「不是你叫我來找你嗎?」澤村榮純瞪大了雙眼
「嗯?我有說過這種話嗎?」御幸一也裝作驚訝說道
澤村恨恨的咬了咬牙,「混蛋四眼!我不理你了啦!」瞪了御幸一眼,想要挪開搭在肩膀上的手
「這樣嗎...你不主動我要被別人追走啦...」
御幸一也雙手插著口袋笑道
「你!你敢出軌我就...」
「就怎樣?」看著澤村炸毛的樣子,他只覺得心情莫名的愉悅
「傻子,跟我來。」十指相扣,拉起他的手就跑

「還要喜歡他嗎?」倉持有些好笑的看著離去的兩人,問著身旁的女孩
「不喜歡了,但是......」
「但是什麼?」
「我要當他們的cp粉!!!太可愛了!」
女孩兩眼放光
(倉持心裡os:我說大姐你也適應的太快了吧)

「你發什麼瘋跑到榕樹下...唔…」來不及說出的話語盡數吞入腹中,御幸摟住了他的腰,低頭吻向他的唇
「大白天的幹嘛!」稍微推開了他,澤村榮純喘著氣,臉色發紅的看著歪嘴笑的罪魁禍首
「我想你不行嗎?」
「每天見面還那麼油膩!」澤村嫌棄的撇了撇嘴
似乎是想起什麼,澤村瞪著御幸,「還有,剛剛那女的是怎麼回事!?」
御幸似笑非笑的看著雙手插腰,氣鼓鼓的質問自己的澤村
「笨蛋,要是有什麼,我還會拉著你跑來這嗎?」揉了揉他柔順的髮
「榮純,你要對我更有信心一點。」抱住了戀人輕聲說道
「畢竟...能讓我這麼掛心的,可就只有你這個笨蛋了......」
「不准叫我笨蛋!」
「這是事實啊~笨~蛋~」
「混蛋別叫了啊!」
「好了好了我投降別叫了,你也別大聲嚷嚷了。」御幸一也無奈的笑道
「要讓我有信心你也要給我安全感吶...」
澤村小聲的嘟囔著
「安全感嘛...但是榮純,我更沒有安全感呢...」
澤村疑問的看著抱著他的那人,「為什麼?」
「如果失去你,我就完蛋了呢。」
御幸一也放緩了語氣,慢慢說著
看著澤村依舊困惑的眼神,御幸一也又開口,一字一句的說道
「失去你...會讓我無所倚靠...因為」
他頓了頓,
「因為,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啊啊啊啊啊寫完了(哭泣
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要讓他們跑去哪(攤手
把美雪寫成這麼痞是我的罪(還有太會說情話了吧2333
希望各位會喜歡!!!!
附上我喜歡的作者曾說過的話
「你是城市煙火,是山川河流,是我在渺渺俗塵裡,為數不多的溫柔」
小天使就是御幸心裡那處最柔軟的地方♥